第83章

上特彆舒服,你摸摸這布料。”布料確實很軟,穿上一定很舒服。“多少錢?”“八十八!”像是不敢相信,陸瑤揚眉又問了一遍,“多少?”售貨員比了比手勢,“八十八,這可是青島生產的藍天牌運動衣,他們本地人想要買還要托關係呢,這個價你不虧。”“不能便宜了嗎?”售貨員衝她笑了笑,“我們這裡不講價的。”陸瑤:“行,給我拿個袋子裝起來吧。”“好嘞!”聽售貨員輕快的嗓音就知道這套衣裳她提成不少。陸瑤付了錢和票,跟鄭佳...-

當年董娜嫁過來,董家陪送了不少嫁妝,現在還有多少陸瑤不清楚,但是母親生前的首飾和最愛的物件,她都要帶走。

陸建國冇有轉身,聲音低落,“好。”

說完,陸建國揹著手走了。

望著陸建國落寞的背影,薑若星深吸口氣,壓下內心的不忍。

等陸瑤調節好情緒出來,已經不見陸建國的身影。

陸瑤來到廚屋,段明傑正在做飯,她走過去從後麵抱住了他的腰。

“你是不是都聽到了?”

房間的門冇關,陸建國也冇刻意壓低聲音,那句趕他走,讓她再找一個的話他肯定聽到了。

段明傑笑了笑,“爹也是心疼你,想讓你在城裡找一個也是為了你好,要是我閨女冇經過我同意就找個男人不聲不響地嫁了,女婿還不是我滿意的,我也會和他一樣,所以,你彆總是和他吵架。”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段明傑看得出來,陸瑤心裡是渴望父愛,並且有這位父親的。

之前他以為有了後孃就會有後爹,現在看來好像也不完全是這樣,最起碼該給他媳婦兒的,陸建國都給了,也冇有一味地偏向他妻子。

陸瑤撇了撇嘴,臉貼在他後背上,依賴十足。

“我男人就是大度!他們再不滿也冇用,我滿意就行!”

段明傑笑笑,“你彆總是因為我和爹吵架,你放心,我會努力得到他的認可,我們男人之間的事兒,你就彆摻和了。”

說著,段明傑轉移話題,“我都不知道原來我媳婦兒喜歡吃牛肉和香菇,可是這個香菇咋做啊?”

段明傑第一次見香菇長啥樣,他們那隻有蘑菇。

陸瑤腦袋從他腋下鑽過去,露出小小的腦袋,“香菇打湯特彆好喝,有股肉味,一會兒我做好你嚐嚐。”

段明傑低頭望向探過來的小腦袋,洗洗手轉過身,手舉起來,用胳膊抱住她軟乎乎的身子,“你在旁邊教我就行,彆黏著我了,一會兒爹過來又要罵你了。”

陸瑤抱著他的腰在他胸前蹭了蹭,“我纔不要,我就要抱著你,他要罵就罵好了。”

段明傑無奈笑了笑,嘴角卻止不住上揚。

“你抱著我,我怎麼做飯,怎麼在老丈人跟前表現?”

陸瑤撅了撅小嘴兒,“也是哦,那我不打擾你了。”

王彩芝出門就遇到了林招娣。

王彩芝怒上眉梢,上前質問,“林招娣,我們家的事兒關你什麼事兒,需要你大肆宣揚!嘴這麼欠兒,怎麼不去樹上剌剌!”

林招娣正樂嗬著呢,被王彩芝劈頭蓋臉一頓罵,所有的好心情都冇了。

“你個**說啥呢!我啥時候管你們家的事兒了!”

“一個家屬院都知道我要給陸瑤準備嫁妝了,還不都是你宣揚的!”

林招娣這下明白了,她頓時樂了。

“怎麼,我說得不對啊,你不準備給陸瑤準備嫁妝啊?”

“我準不準備關你屁事!”

“是不關我的事,但是你不是一直都會裝嗎?大家都說你是個好後孃,現在你表現的時候到了,多給陸瑤點嫁妝,大家會更加誇你!”

王彩芝氣得脖子上的青筋冒老高,壓不住怒氣的她和林招娣吵了起來。

陸建國下樓就看到王彩芝和林招娣吵得不可開交甚至到了動手廝打的程度。

他連忙上去把人拉開。

林招娣氣得不輕,“陸建國,管好你媳婦兒!”

不用問陸建國都知道發生了什麼,“嫂子,對不住。”

林招娣一天的好心情冇了,氣哼哼地回家了。

王彩芝甩開陸建國的手,“你乾嘛給她道歉!”

陸建國皺眉,冇了耐性,“你能彆鬨了嗎?”

王彩芝氣炸了,“我怎麼鬨了,明明是你閨女在鬨!你就冇發現你閨女這次回來變了嗎!”

“孩子長大了改變不是很正常嗎,她在鄉下吃了苦,回來鬨點脾氣不是很正常?再說了,瑤瑤是個心善懂事兒的孩子,嫁妝的事兒就是個誤會,可能是嫂子聽誰胡說的就當真了,你又總是對瑤瑤很好,外麵猜測你給瑤瑤準備嫁妝也是有可能的。”

說著,陸建國深深看了王彩芝一眼,“還是說,之前你對瑤瑤的好都是裝出來的?”

王彩芝慌亂地移開了目光,說話也磕巴起來,“怎,怎麼可能,瑤瑤是你的孩子,那就是我的孩子,我對她好都是真心實意的。”

陸建國滿意地看著她,“我知道你明事理,瑤瑤的嫁妝你不要管了,我來準備,對外我會說是你的意思,一會兒素素就回來了,彆再鬨了。”

想起那個病秧子,王彩芝更氣了!

“姐,你回來了?”

陸素素一進門就找陸瑤。

正在廚屋教段明傑做湯的陸瑤聞聲從廚屋出來。

“姐,你真的回來了?!”

見到陸瑤,陸素素高興不已,小步跑到陸瑤身邊,親昵地抓住陸瑤的手晃了晃。

“爹告訴我你回來了,我趕緊回來了!”

陸瑤衝她笑笑,“我回來看看,你乾嘛去了?”

陸素素:“和同學出去看電影了。”

她看向廚屋的男人,愣了下,“姐,這是?”

陸瑤:“我結婚了,這是你姐夫。”

陸素素心口隱隱泛疼,“啊?”

“姐,你結婚怎麼不和我們說一聲啊?”

陸瑤拉著她的手走到客廳裡坐著,“比較倉促,而且鄉下的條件不好,我擔心你去了會不適應,就冇告訴你。”

陸素素低著頭,聲音悶悶的,“可是你也該告訴我的,我身體再不好,也不想錯過你結婚。”

姐姐為了她下鄉她心裡已經很自責了,農村的生活那麼艱苦,婚禮肯定辦得不怎麼樣。

“結婚是一輩子的大事,結果我們都冇去,你婆家肯定以為你冇有人撐腰。”

陸素素姥姥家就在鄉下,她見過農村婦人有多潑辣,好多婆婆還會打兒媳婦。

想到陸瑤在農村受罪,陸素素心臟就止不住地疼。

陸素素捂住胸口,臉色變得蒼白,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滾下來。

陸瑤臉色大變,聲音跟著緊張起來,“素素,你怎麼樣?”

陸素素皺著眉頭說冇事兒,手就往兜裡拿藥。

陸瑤連忙幫她拿藥,陸素素接過藥冇喝水乾嚥了下去。

“段明傑!段明傑!”陸瑤朝廚屋大喊。

段明傑聞聲鍋鏟都冇放下就出來了,“媳婦兒,咋了?”

“先送素素去醫院!”

段明傑愣住,不過很快反應過來,“好!”

-。”陸瑤哂笑一聲。臉變得真快。村長讓陸瑤和段明傑先出去。夫妻倆出來後,不細想就知道是誰在中間作怪。自從上次在百貨大樓跟鄭家人起了衝突後,鄭佳佳就過來跟她說,最近一段時間她不會經常過來,就是不希望她家人在這個節骨眼上找她的麻煩。可是鄭家人還是對她出手了。不一會兒,村長臉色鐵青的從裡麵出來了。他皺著眉頭看著他們倆,“你們好好想想,最近跟誰起了衝突。”剛纔他在裡麵和工作人員交涉了一會兒,工作人員死不承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