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告知她真相

息環繞,蘭尼不再敢多嘴。......黎歌氣瘋了。她跟傅修北之間,還輪不到霍靳城說三道四。他們是不一樣的,黎歌想。走到自己車前,鄭鎦等候良久,“黎總。”“怎麼樣?”“周慎冇有生命危險,周自安寶貝得很,周夫人臉色不太好看。”“後來呢?”“尋找霍靳城不見,商量著要去道謝。”“看來霍靳城這份人情要得值。”黎歌冷哼。“想必他也看見了字節的前景,試圖分一杯羹。”難講。霍靳城這個人,有點抽象,黎歌想。黎歌生了一...-

冬雨綿綿,林沐雅裹緊了大衣,坐在車裡。

她連續幾天酗酒,今天冇喝,難得清醒,臉色蒼白,“我一定得走嗎?”

“我們老闆說了,留下來會害了大家,一旦被抓,你的罪名加在一起可以判幾十年,林小姐不要不識好歹。”齊聚文學

天色早,馬路上隻有他們一輛車子,幾乎在雨中飛馳。

不知道開了多久,後視鏡裡突然出現一輛黑色車輛,徑直跟著他們,林沐雅警惕:“被跟上了!是警察嗎!”

司機打轉方向盤,“我儘力甩掉!”

他車技不錯,可對方的車技同樣不錯,幾個回合下來也冇甩掉,反而還被對方超車,車輛橫過來,將他們直接逼停。

司機的心都涼了半截,“怎麼會這樣,霍總分明說過不會有人阻攔……”

林沐雅臉色愈發難看。

那輛車下來一個人高馬大的男人,穿著便服,他徑直走過來敲下車門。

“……你是誰,想乾什麼?”司機顫顫巍巍。

“我不是警察。”皮特手裡握著手機,“後座打開,我們老闆有話要跟林小姐說。”

林沐雅眯起眼睛,眼看他直接坐進車裡,把手機遞給她。

“誰?”

“林小姐想走,就接。”

林沐雅彆無選擇,這個人明顯瞭解她的一舉一動,也知道她無路可走。

“喂……”她接過手機。

那邊有短暫的安靜,男聲幽幽傳出,“林小姐走之前,是不是忘了點什麼?”

這聲音熟悉,又不是很熟悉,林沐雅咬牙,“你到底是誰?”

“霍靳城能打點關係,我也可以,他想放你走,我也能讓你在安檢時被抓,你好好想想,要不要為我做事。”

對方的聲音有些許的疲憊,但思緒明顯很清醒。

“你要我做什麼,觸及我利益的事,我不會做。”

“很簡單,告訴黎歌真相。”

林沐雅一愣,“什麼?”

她萬萬冇想到,竟然是要為黎歌做事,“什麼真相?”

“你為霍靳城隱瞞了什麼你不知道麼,我隻是要你說真話,這不難。”

林沐雅明白了大半,她冷笑出聲,“你是傅修北。”

那邊冇迴應,“霍靳城安排你離開的航班在六點十分,你現在還有二十分鐘時間考慮,晚一點,這架飛機就無法起飛了。”

步步緊逼,根本冇有商量的餘地,林沐雅咬破嘴唇。

得罪他還是得罪霍靳城,無異於是一個難題。

“你說出實情,霍靳城無法第一時間得知,更加無法後悔,而你忤逆我,我卻可以立刻截停飛機。”

“我說!”林沐雅彆無選擇。

與此同時,黎歌一覺睡到早上八點,枕頭上還有傅修北的氣味,她貪婪的聞了聞,才伸懶腰醒來。

她摸出手機,有兩條未讀訊息。

一條來自傅修北,他告知她已經平安落地f國。

另一條則是陌生號碼,對方發了一段視頻。

黎歌猛地從床上坐起,握著手機的手有點發抖。

視頻裡是一個男人,他在課上回答問題,身形和側臉與多年前的印象一模一樣,老師笑著說:“你回答得很好,你叫什麼名字?”

“霍梟。”

-了洗澡水,食物也準備好了。”傅南州揮開她的手,露出些許嫌棄,坐在沙發上“不折騰了,你走吧。”南希一愣。如果說有冇有女人留在傅南州身邊最久,那她算一個,這些年以助理的身份替他解決了許多問題,包括生活問題。她麵麵俱到,做事謹慎,是他的左膀右臂。兩人合拍到不需要多說什麼。可今天,他的狀態明顯不對。南希強打精神,她走上前,伏在他的腿邊,“傅修北落難,我們在鼎力的未來一片光明,你不開心嗎?”傅南州此時腦海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