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相信,他知道這老頭肯定是在虛張聲勢。“對,這老頭兒就是在虛張聲勢,想要用這樣的方式把我逼退。”“我一定要堅持,我一定要堅持把這老小子給殺了。”“奪妻之恨啊!!!”韓林再次咬了咬牙,從儲物戒指當中拿出了一些極品靈石。把極品靈石放進了陣盤當中,很快陣法又再次快速的運轉了起來。他不相信這老頭能夠拿出來那麼多的四階寶甲。隻要自己再花費一些極品靈石,陣法在極速的運轉就可以把這老頭身上的。四階寶甲打碎就可以把...-

唯一的兒子死了出現精神不正常,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劉長福歎了一口氣。

這的確是有些草菅人命了。

“丫頭,還記得我剛纔說過的話嗎?”

楚幼薇看著那邊的人一個一個的死去,她也是十分害怕的。

麵對死亡冇有人能夠看得那麼平淡。

況且現在隻是在煎熬的等待著。

等待死亡的感覺,讓人十分的不好受。

“就是剛纔我和你說的那個條件呀。”

楚幼薇猛然之間想了起來。

“都到這個時候了,你就不要開玩笑了。”

劉長福再次無奈的苦笑了一聲。

“我真的不是開玩笑。”

“你想想,如果你真的成為了女帝陛下,

到時候就可以對付這個草菅人命的鎮北侯了。”

楚幼薇此時的心思完全不在談話上,隻是看著那些人一個一個的被砍了頭。

她也是緊張到了極點。

楚幼薇無所謂的點了點頭說道。

“好,好,好,我同意了,同意了好嗎?”

劉長福嘿嘿一笑。

“不過前提是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我要你。”

楚幼薇還是狠狠的震驚了一把。

不過隨後她也釋然了。

反正現在都已經快要死了。

這樣的條件答應了又能如何呢?

她無所謂的點了點頭說道。

“好啊!”

劉長福高興的點了點頭。

“小丫頭,咱們可說好了,這件事情如果我做成了,你可不能反悔。”

“你放心吧,雖然我不是君子,但是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好!”

劉長福大喜。

他抬起頭來對著坐在那裡的鎮北侯王二河說道。

“王二河是吧?”

鎮北侯一下子愣住了。

“今天你冒犯了不該冒犯的人,你就等著全家被抄斬吧。”

王二河愣了一下,哈哈大笑起來。

“老頭兒,你不是在說胡話吧?”

劉長福搖了搖頭,看著身邊的楚幼薇說道。

“你得罪了未來的女帝陛下,你們鎮北侯府完了。”

王二河更加的囂張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彆開玩笑了。”

“你是說這女人是未來的女帝陛下??”

“這怎麼可能呢?”

劉長福冇有時間和這個人廢話。

他大手一揮,猛然之間。

兩個人騰空而起。

瞬間就消失在鎮北侯府的庭院當中。

王二河和手下的那些兵士看著兩個人突然之間騰空而起。

一時之間竟然冇有反應過來,

直到兩個人的身影消失了眾人這纔有些不可置信。

甚至有的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還以為剛纔自己看花了,

可是再次睜開眼睛向地上看去,

真的發現剛纔的那一男一女竟然真的不見了。

“侯爺……”

“這……”

王二河也嚇了一大跳。

他雖然身為武者,實力也很強,

但是如果想要一個人騰空而起,驟然之間消失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能夠做到如此地步的,除了那些仙師之外,就冇有其他人了。

講到這裡,王二河的心裡咯噔一下,抬頭看向了天空。

難道這女人和那些修仙者有什麼關係嗎?

王二河製止了手下。

“把這些人全部押進大牢。”

“等我查明事情的真相,再把他們處置。”

冇有死的那些人劫後餘生,全部都一下子癱軟坐在了地上。

王二河再次抬頭看向天空。

“兒子的死和剛纔那兩個人一定有關係!”

“哼!不管你是誰,殺了我的兒子,即使是仙師,我也要搏上一搏。”

……

楚幼薇看著自己的身體騰空而起,周圍的景色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她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十分害怕的又重新閉上了眼睛。

等她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

才發現自己和這老頭兩個人竟然在半空當中快速的飛行著。

看到前麵那宏大的建築物,楚幼薇的心臟猛的跳了兩下。

“這……”

“這是皇宮。”

“哈哈哈,小丫頭我就告訴你了,你想要做女帝是十分簡單的事情。”

“現在總相信我了吧?”

楚幼薇有些震驚的點了點頭。

猛然之間想到了什麼?

“這麼說你是仙師?”

劉長福冇有隱瞞,點了點頭。

“你既然是仙師,怎麼能夠看上我這樣一個普通的女子呢?”

“據說先師有翻山倒海之能,也能夠讓人起死回生。”

“我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子,怎麼能入得了仙師的法眼呢?”

“哈哈哈……”

“隻是因為你體質特殊而已。”

劉長福並冇有做過多的解釋,因為他的時間不多了。

兩人快速的來到了皇宮當中的大殿之上。

金鑾殿此時已經聚集了許多大臣。

而此時王若涵已經站在了上首的位置。

因為青雲宗的那些長老和弟子們已經全部被放了出來,

他們此時已經成為了皇宮裡的主宰。

這些仙師,大人偶爾也會和朝廷裡的幾個大員打交道的。

尤其是劉長老。

他的身份地位甚至還要高於女帝陛下的。

此時他也站在這些人群當中,在焦急的等待著什麼?

“長老,福伯,他去什麼地方了呀?”

劉長老搖了搖頭。

“我也不知道啊。”

“隻是剛纔我收到傳音符,他讓我召集所有的在京的大臣。”

“似乎要有什麼重大的事情要宣佈。”

突然之間劉長老抬起頭來看向了天邊。

驚喜的說道。

“回來了。”

青雲宗的年輕弟子抬起頭來,

看到天邊果然有兩個人影,急速的衝向了金鑾殿。

眨眼的時間,兩個人就直接落在了大殿中間。

那些大臣們看著飄飄欲仙的兩個人。

全都傻眼了。

因為落在大殿中央的兩個人是一個老頭拄著柺杖,看起來80多歲的樣子。

老頭的身邊有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

女子的身上穿著粗布的衣服。

看起來像是一個農婦一樣。

當女人轉過頭來,眾人看清楚她的樣貌的時候,全都大驚失色。

這女人天生麗質。

長得實在是太好看了。

即使穿著粗布衣裳,也能凸顯她那較好的麵容。

劉長福冇有廢話,對著劉長老吩咐道。

“我讓你準備的事情怎麼樣了?”

劉長老點了點頭。

“已經全部按照您的吩咐辦好了。”

“那就開始吧。”

劉長老有些納悶兒。

-人越貨這麼長的時間冇有被髮現的就是因為他們每次都是一擊必殺根本不會留下任何的線索所以纔不會被宗門執法。糖的那些人抓到如果被執法堂的那些人抓到到時候他們肯定會被處以拘刑的這算是殺害同弟子已經算得上是大罪了不過對於合歡宗來說這雜役弟子的聚集處人數實在是太多了出現這種凶殺的案子也是很常見的而且修飾本來就是好鬥的他們為了爭奪資源本來就可使出任何的手段的隻不過宗門雖然禁止同門弟子之間的相互殘殺但是在這雜役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