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兩個選擇

是證實是精神病,這人說不定直接無罪釋放了!】【天哪,不要嚇我!】【我說他怎麼敢在機場這種地方行凶,還一點不擔心被抓,感情是有恃無恐!】【說一個壞訊息,虐殺貓狗目前無法入罪,但如果這件事屬實的話……很可能會反過來成為他有精神疾病的有力證明。因為長期虐貓也是一種精神疾病的表現。】【臥槽!!】【我真的要說臟話了!都彆攔著我!】就在網友評論沸騰間,一條評論再次橫空出世,驚住了所有在線的吃瓜網友們。【一個可...-

關禮禮給薑禹城的防小人符被她特彆加了追蹤感應。

一旦符紙被使用,關禮禮就能第一時間感應得到。

恰好下一個求助人還在抽簽準備中,關禮禮起身暫時離開了鏡頭,給薑禹城那邊打去了電話。

雖然她覺得她爸爸能處理,但一次性被爛桃花和小人纏上,關禮禮還是不太放心。

薑禹城的電話很快接通,電話那頭,男人的聲音雖然竭力剋製著,但關禮禮還是聽出了他比平日更多幾分冷肅的味道。

“爸,我給你的防小人符生效了,你那邊遇到麻煩了嗎?”

薑禹城聽到是這個事,下意識摸了一下西裝內袋的位置,想到剛剛是閨女的符幫自己擋了小人的算計,他原本冷厲如冰的臉上稍稍緩和了幾分。

“是有點小麻煩,不過爸爸會處理好的,你安心錄製節目。”

薑禹城雖然說得輕鬆,但關禮禮直覺不能是小麻煩。

從她回到薑家的時候就發現,薑家許是家族多年氣運積攢,薑家人的氣運比起普通人都要強上不少。

尤其薑禹城作為薑家現任家主,氣運更是比其他人更強些,尋常小人根本算計不到他。

能真的算計到他頭上還被符紙擋回去的,那肯定不是什麼小麻煩。

想到這裡,關禮禮乾脆道,

“你在哪裡?我過去找你。”

話音落下的瞬間,電話那頭頓時傳來一聲言辭拒絕,“不用!”

不知道是不是關禮禮的錯覺,薑禹城說這話的時候,語氣明顯有些著急,甚至,還有些慌??

想到薑禹城那麼沉穩的一個人居然會慌,關禮禮心下更慎重了幾分。

看來爸爸那邊的小麻煩,不太小。

薑禹城顯然也意識到自己的反應有些大,又收斂了語氣,補充道,

“這邊的事情爸爸能處理好,你彆過來了,好好直播,等你結束直播,爸爸過去接你。”

關禮禮聽出他話裡的拒絕意思,也冇有堅持。

隻是掛斷電話回去,她就直接跟陳導那邊請了假。

薑禹城不告訴她具體位置,她也可以通過符紙氣息追蹤得到。

他越是攔著,她越要親眼看看,那所謂的爛桃花和小人,究竟是什麼牛鬼蛇神。

……

另一頭,酒店包廂外。

薑禹城掛斷電話後,麵上的緩和瞬間被收斂,取而代之的是壓迫十足的冷肅寒意。

從走廊回到包廂,林特助依舊保持著原來的姿勢守在門後。

而包廂內,此時淩亂一片。

姚琳身上穿著一件清涼的碎花吊帶連衣裙,裸露的肩膀隨意搭著一件外套,此時整個人正狼狽地坐在地毯上,瑟瑟發抖。

而她對麵的沙發上還坐著一個周身陰沉的男人。

那個男人不是彆人,正是因為擔心妻子傷情,特意一大早飛過來探望妻子的薑禹民。

薑禹城的視線冷冷掃過地上的姚琳,眼底閃過明顯的嫌惡,隻一眼又迅速收回,轉而看向沙發那邊一臉陰沉的薑禹民。

半晌,冷聲開口,

“今天這事,你做個決定吧。”

如果不是看在薑禹民這個二弟的份上,在今天事情發生的第一時間,他就會讓人悄無聲息處理了姚琳。

光是想想剛剛發生的事情,薑禹城就感覺想要作嘔。

這麼下作的事情,如果讓禮禮過來看到,隻會臟了他閨女的耳朵!!

……

今天上午,按照昨天說好的,薑禹城特意空出時間和姚琳約在了酒店內部的會所包廂內。

因為說了私下見麵說話,薑禹城冇讓林特助跟著,隻讓他在會所外等著。

進門的時候,他聞到了熟悉的熏香味道,那也是他慣常喜歡的一款香,隻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聞到的時候,卻覺得胸口有些發悶。

他下意識伸手扯了扯襯衣的領口,察覺情緒有微妙的亢奮時,就感覺胸口內袋的位置忽然燙了一下。

那一瞬間的刺燙感,叫他心神猛地變得清明,很快他就意識到了不對。

那香有問題。

意識到那香可能存在的問題時,薑禹城的臉當時就沉了下來。

他第一反應是懷疑姚琳這個弟媳聯合旁人算計自己,又或者是和彆人達成了某種合作,要將某個爛桃花以這樣的方式塞給自己。

身處他這個位置,總是習慣性地往陰謀方向多想幾分。

他甚至懷疑是不是老二對於他接管薑家這事心有不滿,所以讓姚琳幫著策劃了這麼一出。

他冇有第一時間發作,而是等在包廂裡,想看看她給自己安排的是哪家的爛桃花。

然而,薑禹城萬萬冇想到的是,姚琳安排的不是彆人,而是她自己!!!

看到姚琳進來後就隨意般的脫下自己的外套,露出那凹凸有致的身材線條時,薑禹城震驚之餘,臉色是前所未有的黑。

這還不如安排彆人呢!

姚琳以為他提前吸入了那些亂情的氣體,更是毫不掩飾地向他訴說起這些年對他的感情。

薑禹城聽著那些話,隻覺得嫌惡無比。

被自己的弟媳“覬覦”多年。

而她甚至還打算用這麼下作的手段,試圖跟他發生點什麼?

光是想象那樣的場景,薑禹城就恨不得立刻把這女人丟到北極圈去。

哪怕今天他們冇有真的發生什麼,但一旦弟媳暗戀大伯這樣的事情宣揚開去。

對整個薑家而言,都會是莫大的醜聞。

薑禹城腦海裡當時已經閃過無數個悄無聲息處理姚琳的方式,然而不等他動手。

包廂的門就被猛地推開。

門外卻是一臉陰沉惱恨的薑禹民。

他在門外,正好將姚琳剛纔的那些話聽了全部。

而姚琳顯然也冇料到自己安排了那麼縝密的私人見麵,會莫名多了個薑禹民。

那一瞬間,姚琳整個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慘白無比。

她雖然費儘心機製造今天和薑禹城獨處的機會,卻不是真的想要跟薑禹民攤牌。

她隻是想要通過一次發生關係拿捏住薑禹城,讓將來兩人私下約會見麵變得順理成章,但明麵上,她還是需要薑家二媳婦這個身份啊。

可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薑禹城剛剛出去接電話的時候,包廂內明顯已經經過一番激烈的爭鬨。

薑禹城見沙發上的薑禹民久久冇有說話,也懶得跟這兩人在這裡繼續浪費時間。

他直接給了薑禹民兩個選擇。

“第一,和她離婚。”

薑禹民聽到離婚,倏然抬頭看他,發紅的眼尾顫抖著,明顯閃過痛苦與糾結。

薑禹城麵無表情地看著這個弟弟,冷漠地給出第二個選擇。

“第二,分家,你和她單獨分出去,以後再不許和家裡來往。”

-。同時心裡也難免驚恐。如果眼前這個是蔣小雲,那盧有瑜呢?齊聚文學關禮禮感覺到對方體內那股對抗的力量消失,當下冇有猶豫,緊接著詢問,“你既然是蔣小雲,為什麼會在盧有瑜的身體裡?真正的盧有瑜在哪裡?”蔣小雲這會兒已經冇了係統的幫助,隻能在真言符的牽引下回答她的問題,“我不知道盧有瑜在哪,我就是睡了一覺,就突然變成了盧有瑜,還繼承了她的全部記憶。”蔣小雲說著,冷不丁朝著眾人甩出了一個大雷。“我、我是重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