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他們都是軍人嘛,咱們現在生活在和平年代都是他們的功勞,在咱們能力範圍內,給他們點福利挺好的。”“好,聽你的。”段明傑又說道,“鄭叔說他和變電所的所長說好了,這兩天會給咱們通電。”村裡幾乎都通上電了,隻不過他們這個房子之前閒置太久了,全村通電時冇通上。陸瑤啊了聲,“菲菲還說明天下午一起去百貨大樓買衣服呢,那我明天和她說一聲,改天再去。”段明傑輕握著她的腰,“週末我陪你一起去。”陸瑤:“纔不要,...-

陸瑤渾身難受,饑渴難耐,身子空虛得厲害。

耳邊是**的笑聲,直到有人來脫她的衣服,陸瑤猛然清醒過來。

她重生了!

重生在她下鄉做知情的七十年代。

她被最好的朋友劉語嫣下了藥,劉語嫣找來好幾個壯漢,要毀了她。

隻是他們冇得得逞,按照前世的發展,段明傑馬上就來了,她一定要堅持到段明傑的到來。

冬天衣服穿的多,可是四五個男人齊齊下手她外麵的衣服脫了大半,她開始掙紮,用儘力氣大喊一聲。

“救命!”

“寶貝,等等,等會兒咱們開始你再喊,多喊喊。”

“誰在那!”

忽然,一束光朝他們照了過來,陸瑤全身鬆弛下來,她知道,段明傑來了。

段明傑大步跑過來,看到臉色潮紅的陸瑤之後,三兩下就把那些人打趴下了。

段明傑正要接著教訓,腿被一雙柔軟的小手抱住,“帶我離開這裡。”

段明傑蹲下身,“你怎麼樣?還能堅持嗎?”

女孩麵色潮紅,好像是被人下藥了。

陸瑤帶著哭腔,“把衣服帶上,帶我離開這裡,一會兒會有人過來。”

段明傑愣住,但也隻是愣了幾秒,他拿著手電筒挨個照了照幾個男人,記住他們的樣子,隨後拿起地上的衣服,抱起陸瑤往知青住處走。

陸瑤摟住段明傑的脖子,臉埋在他的脖頸間,她的臉軟乎乎的,被她臉頰觸碰著的皮膚粗糙皮膚都顯得格格不入,溫軟香糯的氣息一下一下鑽進段明傑的鼻息間,段明傑身子緊繃,加快速度。

陸瑤呼吸間冒著不正常的熱氣,“我受不了了,你帶我去安全的地方,要了我吧。”

段明傑猛地頓住腳步,身子緊繃的厲害,不確定的問道,“你說什麼?”

陸瑤軟軟的小嘴兒在段明傑脖頸間到處點火,“你不喜歡我嗎,你不想要我嗎?”

段明傑深呼口氣,“我怕你後悔。”

陸瑤呼吸逐漸急促起來,“我堅持不住了。”

段明傑感覺渾身的血液都衝到了腦門上,下一秒,他抱著懷裡的女孩朝山洞裡大步走過去。

陸瑤的衣服被脫掉,陸瑤嫌棄他脫得慢,上手給他脫。

段明傑身子一顫,隨後反客為主,含住她的嘴唇。

外麵不知何時下起了雪,等一切結束,陸瑤精疲力儘,身上的那股子難耐也終於散去。

身上是她的棉襖,下麵是麥秸,她轉頭看到和她翻雲覆雨的男人此時正在穿衣服。

段明傑背對著她,陸瑤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隻看到他寬厚挺拔的脊背。

前世,她藥效發作,拉著段明傑做了,被劉語嫣喊來的人抓了個正著。

清醒後,她對段明傑恨之入骨,送他入獄,一個月後,她發現自己懷孕了,徹底崩潰,狠心流掉了孩子,身子骨也毀了。

村裡人嘲笑她,劉語嫣到處宣揚她的事情,她被所有人唾棄,大家對她指指點點,導致她越來越抑鬱,最後直接倒下一病不起了。

段明傑出獄後,不顧家裡的反對,執意照顧她。

留了案底的他做什麼都不順,可是他還是憑藉自己的能力闖出一片天地,成為了成功人士,外麵的女人費儘心思爬他的床,他卻依舊隻守著她。

幾年後,她還是抑鬱而終。

老人都說,人死了之後會有魂魄,她不相信,可是她去世之後卻看到,段明傑把她安葬之後,回家吃了一瓶安眠藥,與世長眠,在這之後,她便冇了意識。

現在,陸瑤終於意識到誰最愛她,她愛的人是誰。

這一世,她要好好和他過日子。

段明傑穿好衣服,轉身看到女孩正朝他看,臉上一臉媚態。

就在剛剛,他用行動讓這個女孩變成了女人。

他又開心又慚愧,聲音中帶著自嘲。

“陸知青,雖然今天你也是受害者,但是我,我確實......”

‘要了你’這三個字說不出口,段明傑鼓起勇氣看著她的眼睛,“事情已經發生了,你可以提要求,隻要我能做到,我肯定會儘全力。”

陸瑤嬌聲說道,“你轉過去,我要穿衣服。”

段明傑啊了一聲,“好,好。”

段明傑連忙轉過身,身後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他從來冇有這麼煎熬過,想到剛纔手摸到的軟綿綿如麪糰一樣的肌膚,他就渾身火熱。

感覺到她的動作停了,段明傑啞著聲音問道,“穿好了嗎?”

話音剛落,他的腰身被一雙細軟的手臂從後麵抱住了,隨後,屬於女孩子的香氣從背後傳過來,女孩的臉貼在他的後背。

轟的一聲,段明傑的血液沸騰了,脊背都繃直了。

“你......”

“段明傑,你要了我,就要對我負責。”

段明傑緩緩低頭看環在他腰間的白嫩嫩的手,渾身的血液瞬間上湧。

她要他對她負責......

確定不是做夢嗎?

“是不是在這裡啊?”

忽然,山洞外傳來劉語嫣著急的聲音。

“瑤瑤,你在裡麵嗎?”

陸瑤抱住段明傑腰的手一緊,劉語嫣果然是帶著人過來了。

段明傑怎麼都冇想到他還有被人抓姦的這一天。

陸瑤此時已經走到他麵前,可憐巴巴的看著他,“怎麼辦?”

外麵的人一直喊,喊得段明傑心慌。

段明傑當機立斷,“你彆緊張,我出去引開他們。”

陸瑤快要哭了,“你要是走了,我怎麼辦?”

段明傑心口泛著密密麻麻的疼,保護欲油然而生。

“你聽我說,你彆害怕,你順著這個洞口往裡麵走,大概五十米處有一個大空地,手電筒給你,我出去引開他們,然後我就回來找你。”

陸瑤抱住他的腰,臉貼在他脖頸處,“你會來找我嗎?”

段明傑呼吸一滯,緊接著呼吸都亂了,但是語氣非常堅定。

“會,你等著我!”

說完,段明傑狠心推開她,“快進去!”

陸瑤忍著身上的疼痛往裡麵走。

段明傑剛要出去,外麵的人就進來了。

好幾把手電筒齊齊照向段明傑。

段明傑彆過臉,語氣不耐煩,“大晚上的你們乾什麼呢?”

-不得不說,段明傑進的衣裳都很不錯,價格也很合理。賣的好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兒。得到老丈人的認可,段明傑開心之餘也有些擔心,“爸,我這算不算搶國家的生意?”聞言,鄭衛國笑了,“你想多了,國家巴不得有人把國內的經濟帶起來,這十年來,國內經濟一直不景氣,國家一直想方設法把經濟帶起來,這次你去南方應該也發現了,起來了很多廠子,涉及的範圍也很廣。”陸瑤在一邊低著頭不說話,她不會告訴他們,幾天後,會實行改革開放,...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