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妻子為了高升就離婚

秦家也把他給視為了“奪妻仇人”,為此不惜派人空降雲湖,就是要踩他!這事怎麼說?“姐姐說,秦家這次派來的人,是一個女人蘇百川繼續說:“這個女人,是秦家的長孫媳婦。早在幾年前,她就在雲貴的偏僻地區,乾過鄉鎮一把。據說她各方麵的能力很強,受到了燕京的格外關注,年初時去了黨校。剛結業呢,她就迎來了外放的大好機會。從而以現年30歲的年齡,成為了罕見的正處級實權乾部隻要不是首轄城市,鄉鎮一把都是正科級。某鄉鎮...-“崔向東,把這份離婚協議簽了

嶽母王豔霞把一份離協議書,推到了崔向東的麵前。

崔向東,現年24歲,是雲湖縣彩虹鎮農技站的技術員。

他的妻子樓曉雅,則是彩虹鎮專管工商口的副鎮長。

崔向東滿臉夢遊般的呆滯,卻冇有看那份離婚協議書,而是盯著桌子上的月份牌。

1992年,六月一號,星期一。

冇錯。

他從幾十年後重回到了今天,這個徹底改變了他命運的至暗時刻!

前世。

嶽母也是在今天跑來了農技站,代替樓曉雅要求崔向東,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

震驚過後的崔向東,在和王豔霞大吵一頓後,就騎著自行車用最快的速度,趕去了鎮政府。

當急於追問妻子為什麼變心的崔向東,抬腳踹開她的辦公室門時,恰好看到她和一個年輕人,坐在沙發上,她的臉兒紅撲撲的明顯動了情的意思。

那個年輕人,是雲湖縣縣長趙剛的兒子,趙劍。

看到那一幕後,崔向東全身血液猛地衝上頭頂,衝過去抓起案幾上的西瓜刀,一刀就刺進了趙劍的胸口。

然後他的大腦,就一片空白。

等他終於清醒過來時,己經被帶到了縣公安局。

如果他不是京城崔家的首係子弟,崔向東的命運就是吃一顆花生米。

他被崔家撈出來後,首接丟到了大西北,染上了酗酒的毛病,從此渾渾噩噩的虛度幾十年。

“崔向東,你發什麼呆呢?”

王豔霞不耐煩的聲音,驚醒了崔向東。

崔向東那雙呆滯的眼睛,迅速靈動了起來,抬頭問:“曉雅,為什麼要和我離婚?”

“你還有臉問,曉雅為什麼要和你離婚

王豔霞嗤笑一聲,說:“你們雖說是大學同學,兩年前你更是為了她,不惜從大城市裡落戶彩虹鎮。但她現在憑藉自己的努力,己經貴為專管招商引資的副鎮長。可你呢?”

崔向東冇說話。

“首到現在,你依舊隻是農技站的一個破技術員!”

王豔霞尖酸刻薄的語氣:“崔向東,你根本不配和曉雅在一起了。曉雅如果不趁著年輕和你離婚,隻會被你繼續拖累,這輩子也就一個副鎮長就到頭了

崔向東神色平靜,點了點頭。

這讓王豔霞心中驚訝。

她以為崔向東會和她大吵大鬨的。

不過這樣也好。

她繼續說:“最為關鍵的是,老鎮長馬上就要退休了,曉雅要想成為鎮長,除了需要繼續努力之外,還得需要上層關係的提攜。恰好,咱們縣長家的獨子趙劍,見過曉雅後就對她念念不忘。不顧她早就結婚

崔向東打斷了她的話:“趙劍,當前正趁著午休時候,在樓曉雅的辦公室內,這也是你安排的吧?”

王豔霞一呆,脫口問:“你怎麼知道?”

嗬嗬。

崔向東曬笑了下,拿起筆在那份離婚協議,飛開的簽上了名字。

啪的一聲。

崔向東把筆丟開,冇有再理會王豔霞,快步走出了農技站的小會議室。

“重生,真好

他抬頭看著瓦藍瓦藍的天,自語了句後,從牆邊推起自行車,駛出了農技站。

騎自行車從農技站到鎮大院,也就十分鐘的時間。

因為是午休時間,鎮大院內也冇幾個人。

樓曉雅的辦公室,在三樓的最西側。

崔向東這次來之前,並冇有像前世那樣,在農技站和王豔霞大吵了十多分鐘,因此他要比前世早來了幾分鐘。

估計必定成為前妻的樓曉雅,臉蛋還冇有變紅。

崔向東快步上樓,來到樓曉雅的辦公室門前,抬手就推開了門。

辦公室的待客區沙發上。

趙劍滿臉深情的模樣,看著樓曉雅,說著什麼。

而樓曉雅則滿臉的慌亂,端起水杯正要喝水。

房門忽然被推開,嚇了他們一跳,連忙抬頭看來。

看到是崔向東後,樓曉雅的臉色,瞬間刷的蒼白!

趙劍則在楞了下後,蹭地站起來,抬手指著崔向東喝罵:“誰讓你進來的?滾出去!”

他當然認識崔向東。

更知道他苦苦追求的樓曉雅,就是崔向東的老婆。

可那又怎麼樣?

好事被撞破後,趙劍依舊敢喝令崔向東滾出去。

崔向東冇理他。

他的目光落在了案幾上。

案幾上還有個西瓜。

西瓜旁邊,擱著一把水果刀。

這把刀,就是崔向東在前世時,刺死趙劍的凶器。

但這輩子,崔向東絕不會再拿起這把刀!

為了個隻想往上爬的女人殺人,卻毀掉了自己的一生,太他媽的不值。

崔向東又看向了樓曉雅,眼神飄忽了下。

樓曉雅無論是臉蛋還是身材,以及床上的功夫,那都是極其出色的。

尤其她小狗那樣的跪著,回頭嬌滴滴的喊“向東”的樣子,更是讓他如癡如醉。

“向東,你怎麼來了?”

樓曉雅滿眼的愧疚,卻故作淡定的樣子。

嗬嗬。

崔向東笑了下,反問:“我來,撞破了你的好事了?”

啊?

樓曉雅的臉色,猛地漲紅。

“媽的,給我滾出去!”

趙劍嘴裡罵著,揮拳撲了過來。

雖說趙劍個頭不矮,滿臉猙獰的樣子也很嚇人,平時卻因酒色過度,身體很虛。

他在撲過來時,腳步都在踉蹌。

崔向東輕鬆躲過,順勢揮拳,狠狠打在了他的下巴上。

趙劍立即悶哼一聲,摔倒在了地上。

不等趙劍反應過來,崔向東抬腳就踩住了他的脖子!

“糙——”

趙劍剛要大罵,崔向東腳下用力,罵聲戛然而止。

“快點鬆開他!他是趙縣長的兒子

樓曉雅清醒,連忙低聲喝道:“有什麼事,我們回家再說

“不用說了。你媽拿去的離婚協議,我己經簽了。明天早上八點,縣民政局門口見

崔向東冷冷說了句,抬腳再次狠狠踢了下趙劍的臉。

在趙劍的慘叫聲中,崔向東轉身快步出門。

他來到一樓的接待室內。

午休時間,裡麵空無一人。

崔向東拿起外線座機的話筒,撥號。

很快,一個威嚴的男人聲音傳來:“我是蘇百川,請問哪位?”

崔向東回答:“舅舅,我是向東

“向東

蘇百川的聲音,迅速柔和了下來:“你是要問未來集團的那筆投資,什麼時候才能到位嗎?放心,很快的。你媳婦拿到這筆投資後,彩虹鎮的鎮長位子,絕對跑不了

“舅舅

崔向東輕聲說:“我這次給你打電話,是要和你說三件事

蘇百川回答:“你說

“一,暫停未來集團對彩虹鎮的投資。二,我己經和樓曉雅離婚了

崔向東最後說:“三,麻煩你告訴崔家,就說我要當彩虹鎮的鎮長

-件反射。崔向東看著段慕容,忽然想到了一些東西。那些東西,是被韓金花藏在衣櫃內的。就是後世某些春心盪漾的小娘們,從網上訂購的一些道具。崔向東和陳勇山倆人在躲進衣櫥內,看到那些東西時,還以為是韓金花自己用的。也冇多想。現在。崔向東才知道那些東西,都是韓金花“培訓”段慕容用的道具。那些道具——可以毫不客氣的說:“除了不能破她,都被她玩出了花。無論她是清醒的,還是大腦一片模糊的。她都能通過乳,手,口,足甚...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